2006-02-3 日記



3.jpg

(今天日記有好友Eric篇與小宗宗篇)

Eric篇

一天的開始到底是如何計算?根據曆法還是你的作息?

今天,是一個由塊魂暫停卻由高橋名人冒險島揭開另一個序幕的日子.
10:27AM我從小宗宗的”王者再臨”(小宗宗註:一種1,000 USD找50的辦公倚)上醒來;其實我只睡了一個半小時左右,身體的能源也沒有charge足夠.只是足夠開機罷了,似是迫不及待的要做些什麼一樣.電腦螢幕上留著之前塊魂的畫面,我緩緩的移動著身體尋找冒險島的遊戲片….離開”王者再臨”,邁向廁所準備排出體內多餘的維大力,廁所竟然occupied!!!是誰?比我還早起??水聲??哪個傢伙一大早洗澡??這時”肌肉暴力狂”的腳步聲也逼近了,他看到我在抽菸,臉上寫著等待;他也順勢點起一根菸,說著..我也想上廁所,是誰在浴室裡?我不加思索的說:是Ben.我接著說:早上洗澡,必定有鬼. 依稀記得昨天晚上他說”他條女”洗完之後他要洗澡,然後睡覺.各位看倌應該都了解這廝昨晚幹了什麼好事XD…

1:30PM, 肌肉暴力男喲呵著要打球, 我能源幾乎是零. 回絕了他的好意之後,才發現Ben早已不在家了.自從他房門可以關上之後,就沒有人知道他在裡面搞幾個七,捻多少三了.肌肉暴力男跟他朋友在3:30PM離開加之後,小宗宗算是終於清醒了.接下來就是一連串重複的動作.換片,放進PS2,重開,打電動,換片,放進PS2,重開…很愉快卻又沒什麼意義的下午就這樣過去了,這時也到了傍晚,小宗宗說了一句毫不令人意外的話:是不是該吃飯了?我腦子裡馬上浮現Brooklyn Ht 的”荔園”.這家中式餐廳是小宗宗跟我都特喜愛的一家.根據小宗宗說法:這家應該是above the average.小宗宗的挑嘴,相信大家都知道(這挑食的小鬼XD).很多事情總是天不從人願,荔園的計畫卻因為雷電3跟我想回家洗澡而破滅了.從6:30PM離開他家,7:40~8:00PM到我家,洗完澡,他對我銀色箱子中的內容物很有興趣.我只好打開給他看.吉他效果器一台.RP2000,六年機,九成九新勤保養.有意者可向小宗宗或我本人訂購.原價1X,XXX TWD, 特價 6,XXX TWD!!誠可議XD.胡混瞎混了半小時,時間已經到了9:30PM.最近愛上清酒的小宗宗真是”突發奇想”的說想去東村吃燒烤.東村,我好像四天內去了兩次了!?加上今天,就變成五天去三天…不過他都開金口了,我怎好意思不去?

搭著Q train來到了Union Sq. 緩行至東村. Taisho(大將)一店實在是ppl mt ppl sea (小宗宗註:人山人海). 所以轉戰Taisho二店.昨天在大眾居酒屋喝了”bishonen (美少年)”的他,今天點了”おにのしたぶるい(鬼之舌震)”,喝完之後明顯的臉紅了,說話也變大聲了~~XD (小宗宗註:因為店裡變吵了XD).這次點的食物,有大阪燒,燒烤A套餐,鰻魚飯以及烤章魚.隔壁坐了一位會講日文的白人老頭,小宗宗跟我就一直討論這傢伙會不會說中文.當小宗宗問我廚房的傢伙為什麼總是向著同一個位置喊單上的菜名?老頭竟然用英文回答這地下室有另外一個廚房,大部分都是墨西哥人師傅.批哩啪啦說了大約五分鐘,我心裡面卻想著…他該不會真的聽得懂中文吧?!接著我就問他:r u speak Mandrain?他回答道: no. but some of the characters of Japanese is same as Mandrain(廢話,我當然知道…我是誰?!), and I wanna learn Cantonese. My job is Business consulting and I went to Taiwan in 1968…接下來就是一堆無關緊要的聊天放屁.今天這餐的價格大約是52 USD(含稅及小費).小宗宗這時突然有感而發的說:東村真是糟糕阿,這麼多好吃的東西…離開了東村,搭上地鐵返家.嗑完鬼之舌震的他,身上不時散發出酒味~~~一臉幸福樣,好像剛嗑完大麻stone的樣子…標準幸福臉.

2:30AM, 家到著. 那請問,一天到底是該如何計算呢?

——————

小宗宗篇

今天下午才起床,印象中最後一幕是在玩塊魂2(PS2遊戲),過關在棉被裡面玩,好不容易過關後,手把一丟就趴了.

醒來時洗個澡吃個早餐後,又和友人Eric打太鼓達人,我們發現太鼓達人有的小遊戲其實比演奏還有趣,像是丟勺子的遊戲就很好玩,操作很簡單.利用連打的速度來調整丟的力道,靠眼力來決定射出的角度,小宗宗一開始都很遜,只有到橫濱左右,Eric超強,隨便丟都400多km,小宗宗大概才200左右,不過後來小宗宗抓到要訣,連續丟出兩個最遠的沖繩(750km左右),一瞬間就扳回一成^^~
後來還玩了雷電3,這遊戲還真難,雖然是很古老的遊戲,但是娛樂性還是很高,尤其是兩人的時候,常常會為了爭奪寶物而打架^^

看了看時間也不早了,該是去吃晚餐的時候了,不過朋友打算先回家沖個涼整理一下,小宗宗沒去過他家的說,就跟了過去^^~
他家是在猶太人區,街道非常的乾淨,每家門口的草坪也是整理的很漂亮,好像電視上看到的美國住宅區一般,明明都是住在美國,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差異^^?不過傳說猶太人是很奇怪的民族,有錢人家房子都很漂亮,但是車子都開得很普通.而且週五日落到週六黃昏(安息日)不能碰任何和電器有關的東西,像是電視,電燈開關…等.穿著也很特別,男生都會帶個帽子,衣服也是以黑色為主,很妙.
朋友家並不大,大概是小宗宗兩個房間這樣大吧~不堪一擊的木門最令小宗宗印象深刻XD.朋友有在玩吉他,來了當然是要看他表演一下啦~只見他翻出了有許多按鈕和LED的效果器和音箱,線接一接,腳踏了幾下效果器就開始彈啦~

電吉他配上效果器果然比木吉他好玩,腳踏一踏效果器聲音馬上又不一樣了,只見友人兩手飛快的移動著,很快的就彈完了一曲,讓人有種吉他好像蠻簡單的假象.小宗宗之前有玩過PS2版的吉他遊戲,左手只要控制三個鈕小宗宗就已經完全不行了,更別提那n個按點了.

欣賞完了友人的表演後,看了看時間也九點多了,似乎只剩東村的店還可以吃到晚餐,東西收收後便即刻出發~週五晚上的東村果然特別熱鬧,只見幾間大間的日本餐廳門口都擠滿了人在等位子,幸運的我們常去的”大將”剛好吧檯有兩人的位子,擠過了門口的一堆人後瞬間坐定位.

這間店必點的應該是大阪燒吧~燒烤串也是不錯,尤其是那串很像雞皮的燒烤串真是香味四溢^^~這家沒有美少年(一種清酒),小宗宗看了看menu,點了個”鬼の舌震”清酒,因為名字很有趣^^~
過沒多久,酒就來了,酒是裝在像日劇裡面看到的那種瓷瓶,還附兩個小杯子,很正統的感覺^^,酒喝起來,嗯~清酒味XD跟美少年差不多的味道,小宗宗感覺不出來差在哪裡的說,果然還是未夠班啊~今天點的有點多,大阪燒,燒烤串A套餐,烤章魚,鰻魚飯,全部吃完接近9分飽,果然是叫太多了.
週五晚上的東村可以說是不夜城啊~十一二點還是一堆人進來吃,整個店裡超熱鬧的,而且我們這次坐在吧檯,可以看到廚師們不斷的做菜,還有用日文聊天(好像都是日本人),蠻好玩的說.

吃完後就依依不捨的回家啦~算一算今天是連續第三天去東村吃晚餐了^^
照片是謎樣美少年(很明顯的是右邊那位)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