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2-04 人生的盡頭



小宗宗一直沒有寫過爺爺住院的事情.不過今天該是來寫一下啦(發洩文,不喜勿入)

話說小宗宗去年回台灣沒多久前,爺爺就因為咳嗽不止而送醫院,檢查後發現是肺癌.後來接受化療和放射線治療後,感覺似乎有慢慢康復的跡象,不過前幾天病情急轉直下,小宗宗和爸媽昨天下午去探病時爺爺已經意識模糊,看著爺爺辛苦的呼吸著,大家也都心裡有數了.

昨天晚上回到家後小宗宗洗完澡正準備寫日記時,忽然爸爸要小宗宗趕快準備東西要趕去醫院,小宗宗便飛車載著爸爸前往醫院,因為依照鄉下的習俗,死的時候一定要回到自己家裡.到了醫院後,爺爺呼吸變得比下午更困難了.還吐了很多血,只見房間裡有許多護士和住院醫生以及準備送上救護車的救護員.

爸爸趕緊簽了該簽的文件後就隨救護車送爺爺回鄉下了,小宗宗則是留下來把剩下的出院手續辦好後才開車回家.一路上就開始構思日記內容了,這次的事件延伸出很多一般人不會想到的問題.先說一下小宗宗的爸爸有四個妹妹,所以爸爸算是長子,不過為何昨天只有我們在處理事情,姑姑們都去哪了.為何我們要付則全部的醫藥費,明明請了看護為何還要派人整天守在爺爺身邊.有太多奇怪的問題都浮出來了.

今天早上四點多爸爸又要小宗宗和媽媽”馬上”開車趕回鄉下,明明兩點才睡,四點就要開個一小時多的高速公路回去,會不會太拼,小宗宗媽媽馬上回絕,所以小宗宗睡到天亮後才回去,回去後只見大家都站在客廳守在還在喘息的爺爺身邊,後來比較扯的就開始了,有個好像很專業的親戚說要大家一直大聲唸”阿彌陀佛”唸到爺爺斷氣為止.這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都不合理啊~哪有快斷氣了還在他耳邊大聲嚷嚷.更奇怪的是親戚們決定死後遺體還要繼續放在家裡客廳,沒錯,是客廳,一直到放進棺木後棺材還要在客廳裡放好一陣子挑好良辰吉時候才會下葬,更別提中間有好幾天又跪又拜的連續誦經儀式(之前曾祖母過世就是這樣搞的),這種整死家屬又不衛生的50年代做法實在是令小宗宗沒辦法接受.之前小宗宗外婆過世的時候就處理得很好,在醫院斷氣後就直接送進冰櫃,然後轉進殯儀館,之後請慈濟的接手,辦了幾次短短的誦經法會,公祭,沒多久就火化完成所有儀式了.

雖然說依照習俗死時要在自己家裡死,但是也應該斷氣後交由專業的人員先送進冰櫃吧~實在搞不懂他們在想什麼,小宗宗因為沒影響力,所以沒辦法提任何建議,小宗宗爸爸又只聽叔公(爺爺的弟弟們)的意見不敢違抗,實在很無奈.

最後小宗宗今天下午就先帶媽媽回來了,離開時爺爺還沒斷氣,而且狀況感覺和昨天下午在醫院時差不多,應該是昨天的兩光實習醫生誤判病情,現在要是拖到年後就慘了.小宗宗根本沒這麼多假可以請.早上返鄉的時候太匆忙了,台北家裡很多事情都還沒有處理,所以我們下午就先回台北了.明天再去公司把工作收個尾後再回鄉下吧~看來今年的年會不太好過.

也許有人會說這才是孝順的表現,孝順是生前就應該做到了.等現在快死時家屬把自己搞得不成人形,這才是孝? I don’t think so~

04.jpg
深夜的台北榮總